奇医怪谭

2021年10月17日16:43:06奇医怪谭已关闭评论

关于脏腑辨证,古人认为心为主,所以把心作为心、肝、脾、肺、肾五脏之首,六腑指胆、胃、大肠、小肠、膀胱、三焦。古人认为心脏比肺、脾、肝、肾都重要。古人云:心为脏主。主则主宰其命。
  我个人认为,人体内部更为重要的是“肾、肝、胃”。胃功能为五脏六腑之首,因为它是供给五脏六腑原料和力量之本。这是人体最有生命力的第一大关。胃如北斗,脏如群星,胃无生机,肝肾衰,肾气不足心气乱,肝胃不和肺先淫,肝阴失调脾阳虚。
  人体内部除了胃为首外,肝、肾极为脆弱,肝肾不和肺先淫,很多疾病是因肝肾不和引起。所以我们治病之本还在胃。不论你治哪一部分,还得从胃功能输入。    
  我要治肾病综合症,首先是调和胃气,让胃功能成为帮手。肾病综合症诚然不一定因胃而引起,但是因肾久寒久湿,故而湿寒连患肝、脾、肺,我把这种病叫肾风湿。要想除掉肾肝肺的寒湿,首先是让胃出现生机、活力。胃气正,五脏新,胃气乱,五脏患,每一脏腑都与胃紧密联系着。
  治肾病综合症是以渗湿利水为主,必须使用保肝、补肾的利水手法。诚然,渗湿利水也是一种健肾、健肝的方法。可是,我日常用的药中,有不少对肝、肾有着破损作用,此时要特别注意。在我院治疗的肝肾之病患者,很多是因吃药、打针留下的灾难,其次是生活起居没有节度或传染造成的。
  要想攻洽心脏,首先也得调胃,治其肾。胃气壮,肾气旺,肾气旺,心气新,气新血畅,心舒肺清。气不壮,血无力,心脏故而易闭。西医用手术的方法割去旧病,换新肉。我用的是狠造气血、猛攻心的手法。所以,心脏病在我手中可以轻而易举地治愈。
  假如只有理论,没有结果,也不是成功的。在医学上,人命关天,健康与生命操纵在我们医生手中,所以理论一定要在实践与成功中建立起来。
治五脏的病,我最怕把胃治不好,胃能痊愈,五脏病清。许多医生认为有不少病是独立的,与胃有关系的病不多,其实很多病都是因肠胃引起的,特别是肝、脾、肾、肠病大多数都是因胃而引起的。    
  古人也讲气虚血缓之理,心脏供气血不足而产生病变。道理是对的,特别是尖瓣关闭,心脏下叶缺血,窦性型心律不齐,都是因肾气不力,燥火所致,胃气不正,心气不齐所造成。特别是心脏下叶缺血,必须采取治胃病的方法进行治疗,效果又快又好。
  我使用的仍然是医气结合,先用自然元气调合五脏之气,再下药狠造真气(胃之正气)。我的用药是:花粉,麦冬,麻黄,黄七,白术,白芍,防风,鸭胆子,苍耳子,葛根,牛夕,海金沙,茯苓,朴硝,风鸣霍,潘子,罗男。
对于尖瓣、三尖瓣关闭,我用药是:知母,延胡,柴胡,葛根,辛乙,桔梗,良姜,山豆根,元明粉,射干,冰片,菖,蒲,天雄,竹七,山楂,山药,附片,半下,粉虫,臭油,灵虫,化石,七栖 。第二次药是:板兰根,连翘,冰片,射干,马勃,苡仁,土鳖,伸筋草,骨碎补,续断,红花,元明粉,紫苏,川芎,羌活,鸭胆子。
  我用的每剂药中都有除寒补气药,只是补气的药和方法有很多地方是与古人相对的。因为万病都从寒中起,每剂药都应有除寒的药;万病都从气中生,每一剂药中都有补气的药;万病都从情绪来,每一剂药都有安神的药,只是安神的药又恰恰和古人相反。
  千万要搞懂,心脏之病不可能用养心、安心之类的药物和方法彻底解决问题。安、养、保、温、柔的方法,也只能起着安、养的暂时调解作用,根本不可能把大气、正气造起来,不可能使内气焕然一新。要使人体内外能焕然一新,必须要一次大革命,很大的造、洗、换。没有这样的把握,先天性的疾病是治不好的。
  三年里我治愈了先天性残疾622人。第一个治愈的是新疆和静县鱼尔沟的蒙族小孩布鲁格,7岁,瘫、软、聋、哑、瞎。第二个是新疆阿克苏地区粮棉公司的维族姑娘马木提买木提,14岁,大眼睛,歪脖子,她患的是人不能治的病,父母有几次把孩子扔掉了,心软了又把她捡起来。第三个是新疆伊宁市巴颜代乡四队的16岁小姑娘马艳,先天性残疾。马艳的病我只用了10天时间,这是医生没预料到的事。她原是一个很丑陋的站娘,病好后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了。第四位是新疆伊犁地区新源县奶牛场的程军,男,14岁,他是先天性聋哑残,大脑畸形,痴呆,通过49天的治疗痊愈。仅甘肃省饮马实业公司就有王吉等五名先天性病患者治愈了,治弱智患者在我这更不用说了。
  在治疗过程中,各种顽症、不治之症都是大同小异。必须改革更新医疗办法。所以万病主治胃,胃为五脏六腑之首。就拿古人治心脏病、治肾病、治五脏之药物配方来说,治心脏病的药物大部分是治胃的药,如云苓、黄七、龙胆草、白术、百合、大枣、枣皮、柏仁、砂仁、枣仁等等。
治肾病的药仍然是以治胃药为主,补阴、壮阳的药多与胃药有关,如茯苓、党参、熟地、玉竹、当归、车前草、夏枯草、金银花、伸手、枳壳、老君须、茜草、四季绿、月青、肖李等等。
  治心脏病的药:远志、生地、麦冬、朱砂、茯神、丹参、桂圆等等也与治胃有关系。--------治疗五脏的药都与胃药有关,可以说占绝大多数。
古人特别在治肝、治肺上多以胃药为主。治五脏的药多半是治胃的药。治肝上的用药,还是我治胃病的主要用药:生地、女贞子、龟板、钩藤、天麻、黄柏、黄芩、珍珠母、旱莲草等等。
  在人体内部,肝郁、脾虚、肺寒、肾衰,都会导致体弱、疲倦、饮食不节等现象。肝脾之病多因胃炎、溃疡、肠炎导致。心衰、肺虚多因胃病所致。所以五脏诸症因胃致之者甚多。
  事实证明体内之病常从胃上起,外因所致的病常从肺上起,胃肺为人病之首。人体五脏六腑生病,一般都因胃而产生,心、肝、胆、脾、肾、肠、肺生病都从胃上起,应在胃的根本上找原因。比如,肝病不能吃燥阳之类,肾病不能吃盐味过重,肝胆有病不能多吃油食,脾胰有病不能吃咸和甘凉之类的东西。
除五脏六腑疾病之外,还有很多疾病是因生活引起,如高血压、动脉血管硬化、脑血栓、脑溢血、脂肪肝、胆囊萎缩、胆结石、血管瘤、乳腺增生、皮肤病等等都因饮食所致。
  人体除了胃是生病、入病之口外,还有肺也容易感染,它是接收外因生病的机体之一。人体内肺、肝、肾是很脆弱的,是生病之根,它们不是那么有抵抗力。本来受病首先是胃,可是胃还没病,肝、肺、心、肾反而生病了。
  人体胃功能受寒湿是不容易的,肺就不同了,肺很容易受寒、受凉,很容易被外界有害气体袭击而引入病因。胃对各器官和功能产生的病类有炙、热、燥、火、毒,胃热肝热,胃热脾热,胃热肠热,胃热肾热,胃热血热等等。肺对脏腑新产生的病类又不同,如肺寒肾寒、肺寒胃寒、肺寒肝郁等等。
  肺的病因来自外在,如风寒、虚寒、凉寒、暑热、湿热、温寒,胃的病因绝大多数是内热、内火所产生的毒炎结瘀。因肺产生的病易治,由胃产生的病顽治,胃因造成的病为实,肺因造成的病为虚。
  由此,人体内部“虚实”、“阴阳”二性也就正确地分开了,清楚实际地形成了类别,不然的话,人身体内部阴阳就成了谜。这就是胃阳、肺阴,虚为阴,实为阳,阴阳在人体正确就位。
  大自然的阴阳就不一样了;我把人体阴阳二气叫“生死,死气”,它与人体内在的阴阳有着密切的关系,也有同样的依据。但是,大气的变幻是无穷的,它比人体的阴阳变幻复杂得多。虽然人体阴阳与大自然相生相合,但是它们的距离、差异仍然是很大的,所以我们不能把大气与人体混为一谈。
  《内经》对阴阳谈得很清楚:“阴阳者,天地之道也,万物之纲纪,变化之父母,生杀之本始,神明之府也”。千变万化就是一阴一阳,千变万化就是一浓一淡,这是关键的关键。虚为阴,实为阳,肝病为虚,为什么肺结核、支气管扩张、气管炎又属于实症呢?它们属于虚实之症,肺结核没有五脏之炎、热、湿、温,单一的外寒是构不成的。它主要是能量过盛,结聚成形。
  支气管炎绝大多数产生于先天性素质,由生理现象构成,后天性形成的不多,因为寒、湿、热患肺,寒热同结而形成的患者是极少数的。支气管扩张则是后天性形成的为多,这种病都是虚实结合之因,肾肺相克,寒热久患,虚寒往来而形成的疾病。

 熟透药性与灵活创新

中草药可以调合,可是绝大多数医生把古人的见识、方剂作为神圣,只在规定的药物性类中调合,能从性类调合药物的医生就真是不错的医生了。
     
  我们用药除了自己发现的新药之外,从来没有把它分类。不同性的药,不同类的药,我用药时,无比自由地选择。所以药到我手中尽变成了生龙活虎、随心所欲、毫无拘束的良药,并且万病不忌,万药不忌,从而打破了千年禁忌,归复了自然。
    
  了解药性不是从书本上了解,而是精心细致地在实践中了解,因此,死药到我手中就能变成活药了。书本上所说的药性只能供我们参考,有很多药性和书本上讲的功能差异很大,有的药性是物极必反。
      
  比如说,我用酸菜水治肾病、肝病、胃病、肺病,多少人见了大吃一惊,甚至医学界的一些人给我取了很难听的名字,“中草怪精”、“中医大怪”等等。有什么怪的呢?只能说我真正了解它的属性罢了。
     
  我每天治病用酸菜水40公斤。我这个医院办起三年之久,日常用中草药是全国量最大的一个医院,硭硝最高时日用430公斤,冰片日用20公斤,鸭胆子日常量40公斤,麻黄、桂枝日常用到100公斤,白术日常用到200公斤,羌活、独活日最高量达200公斤,白果日最高量用80公斤,藜芦最高日用量到70公斤,麦冬、天冬、远志日常用量30公斤,我制洋金花、二乌、马前子日用量30公斤。我制药不是按书本上说的方法。
     
  我在施治中对古人伤风、寒病、暑病、湿病都有自己的见解、治法。特别是伤风、湿症,我的见解与古人理论有原则的区别。伤风前面已谈过,风则外力,它属于强烈向人体贯人的性质。一般强制性的东西人的本性都不易接受。同是一间房子住,也没有风,为什么有的人伤风,有的人不伤风呢?因为万病内因为主。我反对外因为主的理论。古人认为最多的病是因伤风所致,应该说最多的病是因湿温寒所致才对。湿温寒中包括很多很多的病菌和有害气体的侵袭,也包含了很多对人体不利的元素。
      
  我讲的湿寒,万病由寒而致,必须有湿相患。有寒则有湿,有湿则有寒,单一的讲寒是错的。寒邪伤阳,寒则湿也。一个人受了强大的风寒伤体,湿热就会患发,故易沾腻停滞,久病不愈。
      
  寒湿攻胸,体沉胸闷;寒湿患肝,肝气沉郁,肝脾生炙;寒湿患肺,心脏受阻,肺昏不清,顽痰气闷;寒湿患胃,胃寒肠热。寒湿重则下注,湿热重则上潮,造成两极分化,周身反应酸软无力。多少头病、腿病以此而生。寒湿患人人体,阻碍人体气血流畅,故关节酸痛。寒湿能生火,也能生痰,更能阻气。
      
  古人把瘀归为血瘀,我认为是气的缘故。古人认为痰多系外因所致,我认为瘀火经常是内因引起的病患。气瘀血才能瘀,气行血才能行,气结血才能结,所以我采用气功与药物结合的办法,效果就佳。
      
  火结是人生活造成的,气虚是火,往往是人在性生活中过量,是“虚火”,燥内生火,造成人体内气虚火致病。人体内气虚,总想在生病上补救,又带饭食上的过分,故而造成虚食之火(不是虚实)。虚火致病绝大多数是已婚者和老年人,青年、儿童一般生火属于寒火。
      
  所以古人认为瘀火是外因而成,而我认为是内因所致。因为气虚生火,火能生瘀。中毒生瘀、火结的情况很少,几乎没有。外因所致的毒一般不瘀、不结。外因湿寒、温寒所产生的疾病,才可能造成瘀结。    .
    
  别人把我的疗法叫“反常疗法”,我不这样认为,我认为是实事求是的疗法,是根据人体、气候、药性的正确结合,灵活疗法。我们为医生的一定要考虑到,书本是死的、人是活的这一事实。如果我们活人读死书,以读死书为满足、那么整个社会就无法进步,中华医学将是一泽神水、死水。

我希望后人在我的疗法基础上灵活创新,决不停滞。我们要记住,照本宣科,熟背死记书本是医生,但不完全是好医生。

朴硝制成冰寒晶,硫磺制成寒光粉。
  
  我常用的药物:元明粉  葛根  柴胡  麻黄  鸭蛋子  冰片  云苓  川芎  桂枝  牛膝  紫苏  车前草  竹七  射干  黄芪  木通  薏苡仁  荆芥  薄荷  当归  滑石  (按使用频率排)
方歌:葛柴麻桂硝鸭蛋,苓芎荆薄归射干,紫苏苡七芪车前,木通滑石膝冰片。